首页 服务与支持 公司介绍

公司介绍

你的位置:河南省创峰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 公司介绍 > 神仙湾哨所轶事

神仙湾哨所轶事

发布日期:2022-08-14 06:02    点击次数:131

神仙湾哨所轶事 神仙湾哨所是中国很有名的哨所,那里海拔5380公尺,终年积雪,氧气含量只有平原的区的48%,不干任何事情,就好象被了几十斤重的东西,有句顺口溜是这样形容神仙湾的:“天上无飞鸟,地上无杂草,风吹石头跑,一年四季穿棉袄”。“云在山中走,雾在脚下行,相见不相识,道我神仙营”那里的边防官兵,是中国最受苦的士兵,能生存下来到是好样的。 业余生活很单调,“白天兵看兵,晚上数星星”,“几部电影看一年”,那时还没有卫星电视,只有山下带上来的录像带,一个春节晚会,大家几乎看了成百遍,人人都能把台词记得烂熟于胸,刚说一句大家就能说出下一句,能把录像带看烂,看的不能播放才算完事,一年四季就那么几盘带子,没有什么新鲜东西。。。。。 大家没事就在一起聊大天,什么天神大阪多么难走,什么天文店的老故事,岔路口有好多狼,班公湖的鱼没有鳞,康西瓦埋了多少人,死人沟死了好多人,三十里营房的女兵多漂亮,文工团的女歌手上厕所提不起裤子。。。。。。天南海北乱吹一气,但说的最多的都是边防团的就是和传说。如果不想聊天,就打麻将,四个人玩,七八个人在看,输的人脸上贴纸条,要不然就罚他出烟给大家。。。。。。 夜里非常冷,每个屋子都有炉子,要自己烧,烧的是焦炭,同时也送上来蔬菜、粮食,每年由团里送上来,送东西的时候是最热闹的时候,大家会站在大路上等待汽车的到来,来的人都是上帝的使者,像圣诞老人一样带给大家礼品,像信使一样带来远方的书信,像红娘一样为战友们送来远方的祝福,因为每年来人的次数很少,大雪封山后根本不可能出去进来人,猫扑大杂烩只有秋天那短短的两个月时间有点人间来往,听的都是旧闻旧报和老掉牙的旧录像带,看的是几个月前的书信文章,通信很落后,无法和外界联系,只能打军线,家在部队的,还有机会和家里通通话,地方的士兵就只能干瞪眼了,唯一能听到北京的电话时春节晚会,电视台都少不了和神仙湾哨所通那么两句,说些给世人安心的祝福话。。。。。 神仙湾哨所一日三餐吃白菜、萝卜、土豆,吃的东西也很糟糕,冻得土豆、萝卜可以当手榴弹,一砸一个坑,吃起来很没味道,除了冻菜,最好就是罐头,什么竹笋罐头、橘子罐头、桃罐头、杂菜罐头、牛肉罐头。。。。。刚开始吃时还觉得新鲜,吃上一阵子,看见罐头就想吐,整的我现在我看见罐头都难受,馍馍很难吃,高压锅压的,黄不拉碴很不对胃口,许多人就因为吃高原饭得了胃病,多少年都好不了。。。。。 空气很稀薄,公司介绍大家都感到气不够用,头两天上去头痛得很难受,有点睡不着觉,只有吸点氧气才能好一点,饭也吃不下去,吃了直恶心,整不好就吐了出来,整整要将近一周才能适应,哨所上的哨位不算太高,大概也就十来米吧,爬上去也得二十分钟。岗楼也很破旧,是石头垒的,一踢都晃悠,谁知道啥时候能倒。营房周围都是雪,从雪上直接可以上到房顶,看到下面的峡谷,据说对面就是的印度人。。。。。 吃水很困难,需要拿冰来化水,而冰要到几十公里外的冰河上去取,战士们坐着敞篷卡车,冒着随时可能发生的大雪,到冰河上砸冰,然后把冰装上卡车,拉到营区,放到室外的空地上储存起来,由于长年温度在零下,冰不会化掉,储存的冰可以保存很久,需要的时候,抱一块冰放到锅里,加热就有了水,水开的温度大概在60多度,和100度水相比,温度低多了,泡茶都不好用。。。。。。 吃喝环境还罢了,高原疾病才可怕,一个感冒就会要一个人的命,88年3月11日的一次感冒让我患上肺水肿,差点要了我的命,我看着氧气瓶竟然没劲打开,眼看着药箱却无力取药,几乎要绝望了,好在战友赶得及时,帮我吸上了氧气,在李养利排长的操作下,将2只速尿打进了肌肉里,又灌进去两粒双氢克尿塞,过了好一阵,我尿了一脸盆的尿,肺部的水肿得到缓解,在张邦兴连长、李养利排长和通讯员陈江联的帮助下,由司机赵建国从神仙湾出发,经过哈巴克大阪,2个多小时就把我送到了十八医院的三十里营房医疗站,住了几天院。。。。。。身体是康复了,智力却下降了,记忆力差的要死,体重也从来时的64公斤降到了46公斤,好多年都没有缓过劲来。。。。。。 在医疗站把病治好了,可缺氧造成的伤害,却永远纪录在我的身体里,我的记忆力彻底被摧毁了,始终记不住事情,出了门就找不到家门,就是老同学老熟人半天都想不起名字,不久又患上了病毒性心肌炎,雪上加霜,让我引以自豪的好身体、好记性就这样永远的离开了,我做任何事必须记在纸上,否则就会忘得一干二净。我相信我们团有很多和我一样感觉的人,只是大家没有说出来而已。。。。。。 同是边防十三团的五个战友,只有我和老裘活了下来,安全的回到了泽普县36923部队卫生队,在山上能活着下山,是我们大家最基本的期望,没有他求。我因肺水肿提前下山了,到了三十里营房总部,老裘在空卡得了胃出血了,也不得不下山了,好多年都好不了。四川的宋赟,河南的双喜和一个比我们年龄大一些的库尔勒战友永远的留在了喀喇昆仑山上。。。。。 

图片

神仙湾哨所岗楼 

图片

神仙湾哨所营房